18253975121

APP开发 小程序开发 网站建设

新闻中心

编者按:在疫情期间,民宿领域的龙头Airbnb遭到了重创,疫情一度使这家企业的全球业务处于到停滞状态。2020年5月,Airbnb宣布裁员四分之一,并剥离部分资产和投资,聚焦于主业住宿

疫情之后,民宿巨头 Airbnb 将如何转变

发表时间:2020-10-09 16:06

文章来源:溦:zhongyangapp

浏览次数:

编者按:在疫情期间,民宿领域的龙头Airbnb遭到了重创,疫情一度使这家企业的全球业务处于到停滞状态。2020年5月,Airbnb宣布裁员四分之一,并剥离部分资产和投资,聚焦于主业住宿业务。人们旅行的方式正在发生改变,旅游业也在发生变革,Airbnb也在谋求转变。随着疫情缓解,Airbnb在全球的业务在逐渐恢复,公司根据人们偏好的变化做出了相应战略调整。目前,Airbnb正在筹备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New York Times记者与Airbn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以及其他行业专家进行了访谈,讨论了该公司面临的一些挑战,以及它改变旅行的方式。本文原标题为" The Future of Airbnb",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在疫情期间,房屋租赁市场虽然受到重创,但势头保持稳定。因为对于想出去旅行,又想与他人保持社交距离的人来讲,民宿是不二之选。
 
根据酒店数据巨头STR和短期租赁分析公司AirDNA的一份报告,自COVID-19爆发以来,全球27个市场的房屋租赁市场的表现优于酒店。随着今年夏天休闲旅游的增加,美国2020年7月的平均日租金比2019年7月还要高,从300美元上涨到323美元,这要归功于大房子优点的普及。
 
尽管如此,全球疫情的影响已经挤压了旅游业的方方面面,包括度假租赁。STR和AirDNA的数据显示,从3月中旬到6月底,所有共享房屋平台的入住率下降了近一半,降至33%至36%左右,具体降幅取决于租金规模的大小。而相比之下,酒店的平均入住率降至17.5%。
 
短期租赁市场的最大参与者是Airbnb,它在220多个国家拥有700多万套房源。在春季裁员四分之一后,Airbnb抛弃一些新项目,包括进军交通行业和娱乐行业,专注于其核心的住宿业务。据《华尔街日报》,Airbnb的估值从310亿美元的高点跌至最近的180亿美元。
 
现在,Airbnb正在准备上市,我们与Airbn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以及其他行业专家进行了交谈,讨论了该公司面临的一些挑战,以及它改变旅行的方式。
 
切斯基说:“人们想要旅行,他们只是不想坐飞机,不想出差。人们不像以前那样普遍地呆在大城市里了,他们不想住在拥挤的酒店区。但是,人们确实想离开家出去走走。所以我们认为未来的需求会很强劲。实际上,我对这个行业非常乐观。”
 
1. 生活方式与度假方式的改变
Airbnb大力宣传隐私保护和客人对环境的控制,包括拥有自己的厨房,而不是去餐馆吃饭——这是疫情期间的重要保障措施。该公司制定了新的清洁指南,并在8月下旬表示,超过100万份名录获得了“强化清洁”认证,这包括对详细说明如何清洗和消毒的新指南的培训。程序建议每个房间进行45分钟的清洁,一些房主保证在登记入住前有72小时的空房窗口。
 
Airbnb表示,它提供的服务符合人们目前的旅行方式,即与家人和朋友前往人口较少的目的地。劳动节周末,尽管南卡罗莱纳希尔顿黑德岛和加州棕榈泉等经典度假胜地最受欢迎,但公司30%的订单来自偏远地区,这个数字是去年的两倍。来自城市的预订量仍在下降。
 
切斯基说:“我们发现旅行和生活之间的界限有一点模糊。在疫情流行之前,人们一年之中有50到51周的时间生活在固定的地方,如果你够幸运的话,一年可能会度一两次假。现在,疫情正在改变人们工作、旅行和生活的方式。
 
尽管根据AirDNA的数据,自5月1日以来,游客的平均停留时间增加了58%,达到四天以上,秋季的预订量也比平常要高,但旅行是否真的变成了游牧式的生活还有待观察。
 
2. 旅游过度、房租上涨和房源短缺问题
从巴塞罗那到温哥华,世界各地的城市都在遏制Airbnb和其他短期租赁公司的发展,许多人指责这些公司导致社区空心化,因为房地产经理们接手长期租赁,然后将其挂为短期租赁,因为这样更有利可图的。
 
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戴维·瓦赫斯穆斯(David Wachsmuth)说:“通过Airbnb出租公寓和房屋,比租给当地人要赚得更多。”
 
发表在《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当一个城市的房源上涨时,租金也会上涨。无党派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分析发现,当地社区在Airbnb上挂牌的代价,包括房价上涨和房源减少,这可能超过了它带来的好处。
 
波士顿大学酒店管理学院市场营销学助理教授Makarand Mody说“过度旅游的问题由来已久,Airbnb的出现让情况变得更糟,但还有更深层次的社会和经济问题。Airbnb只是供给方,需求增长也是非常大的。”
 
根据世界旅游与旅游理事会(World Travel & tourism Council)的数据,到2019年,全球中产的崛起使得旅游业的增速连续九年超过全球经济增速。在Airbnb上,许多旅行者找到了经济实惠的住宿,这让他们可以住在社区而不是商业中心。
 
切斯基认为,疫情使过度旅游问题得到了缓解,游客被重新分配到了旅游目的地以外的国家。他说:“我希望能够帮助把旅游业扩展到尽可能多的社区,而不是把过度集中在一个地方。”他补充说:“我猜测,世界不会很快恢复到以前的样子,我认为旅行再也不会像一月份那样了。在世界发生如此巨变之后,一个受到最严重打击行业不太可能和过去一样。”
 
社区的目标是确保这一点。去年夏天,瓦胡岛颁布了一项法律,限制无证出租,并处以罚款。在欧洲,葡萄牙里斯本和都柏林等城市正在回购租约,或迫使房东长期租赁房屋,以确保旅游业复苏时不会再次让他们不堪重负。
 
不过执行起来仍然很棘手,Airbnb被指责在非法房源问题上采取了另一种方式。据《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报道,去年,洛杉矶将租赁权限制在在该市注册的自住房屋上,不过仍有许多非法房屋存在。
 
作为回应,Airbnb刚刚推出了一个新的城市门户网站,称该网站将让政府更容易识别不符合当地法规的房源,比如未注册房源。
 
在发布之前,该公司与旧金山的短期租赁办公室(Office of short - Rentals)共享了这个新工具。该市市长发言人杰弗瑞·克里坦(Jeffrey Cretan)表示:“他们对此相当乐观,希望这肯定能提高他们维持秩序的能力。”
 
Airbnb表示,或许正是因为这些无视法律者,所以它并没有丢失很多房源。在里斯本,禁令之下仍有1.45多万个的待租房屋,与2019年1月的数字相同,但比2019年7月的峰值有所下降。
 
更多监管的影响可能会在未来显现。波士顿大学的莫迪(Mody)说:“对于Airbnb这样的平台,他们不仅担心需求方,还担心供给方。”他指出,旅游市场的冻结可能会说服房东把他们的公寓挂在长期租赁市场,从而缩小平台规模,并令潜在投资者感到担忧。Mody补充道:“当你依靠风险投资生活时,盈利能力没有增长那么重要。股东的耐心会大大降低。”
 
3. “派对屋”的问题
Host Compliance公司一直跟踪美国350个城市和县短期租赁房屋法律合规情况,据公司表示,在疫情期间,对所谓“派对屋”的噪音投诉增加了两倍。
 
Host Compliance的创始人兼总经理Ulrik Binzer 说:“很多人在家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必须释放一下,但却不能飞往欧洲或者坎昆度假狂欢,所以他们选择驱车短期出行,同时短租房屋。”
 
这些出租屋通常位于居民区,噪音引发了人们的抱怨,以及对大型聚会所造成的健康威胁的担忧。
 
在迈阿密海滩(Miami Beach),短期租赁房今年夏天被关闭了,但共管公寓和公寓楼内的短期租赁房获准在容量受限的情况下于8月份重新开放。就在那个月,洛杉矶市政府切断了TikTok网红们在一场大型派对上租下的一所房子的电源(不是Airbnb上的房子)。
 
今年8月,Airbnb也采取了行动,宣布在全球范围内禁止在屋里开派对。派对屋的定义是,那些不断引起邻居抱怨的房子。该公司表示,73%的房源已经明确禁止举办派对,不过房主通常会允许举办婴儿派对和生日派对等小型聚会。现在的入住人数限制在16人。
 
据BBC新闻报道,在多伦多的一次聚会中发生了枪杀事件造成三人死亡后,今年早些时候,Airbnb在加拿大也实施了类似的限制。
 
“我们想做一切我们能做的来保护社区,不要让聚会失控,”切斯基说。
 
观察人士说,现在讲禁令是否奏效还为时过早。
 
宾泽(Binzer)说:“Airbnb派对屋的问题在于执行,这有点像让狐狸看守鸡舍。”
 
4. 价格不透明的问题
9月14日,一名推特用户写道,“我在Airbnb找到一个52美元一晚的房子,太便宜了。但是一晚的清洁费要我125英镑。简直是笑话。”
 
这样的抱怨很普遍。Airbnb给出了诱人的房费,但在用户开始预订之前会把其他费用隐藏。清洁和服务费用通常不多,比如从0到25美元,但有时会在预订的基础上增加450美元,这反映了房东收取的强制性和选择性费用的混合。有时还有额外的占用税,在一些国家,Airbnb对服务费征收增值税。
 
根据Airbnb的定价结构,房东要向该公司支付订单金额的3%,其中包括每晚的房费、清洁费和额外客人的费用。大多数客人收取的服务费不到订单金额的14.2%,这些费用归Airbnb所有。
 
由于收费的变化和缺乏透明度,收费是公司在疫情期间制定了可减轻责任的政策后,用户最关注的财务信息。该公司表示,在3月14日或之前预订的客户可以取消预订,而不必缴纳取消费,即使他们的租赁协议规定他们处于罚款期也没关系。该政策已经延长了几次,到现在延长到了10月31日。(虽然大多数客人对这个决定感到满意,但很多房东并不满意,Airbnb后来因为没有征询房东意见而向他们道了歉)。
 
Airbnb表示,今年计划重新设计价格显示方式。切斯基说:“我们正在尝试与房主共同创建明确的标准,并改变搜索线。所以如果某个房源的清洗费用更高,那么会影响它们在搜索结果中的显示位置。有用户告诉我们,他们希望我们能以更简单的方式提前列出价格。”
 
5. 数字时代的体验业务
Airbnb不只是出租房子,还推出了爱彼迎体验(Airbnb Experiences),可以让客户在墨西哥城与当地厨师一起学习制作鼹鼠摩尔,在哈瓦那与DJ一起进行音乐和文化之旅,在南非与环保人士一起与企鹅散步。
 
在疫情期间,Airbnb的许多线下体验内容都变成了线上的。现在,通过Zoom,旅行者可以参观康涅狄格州的动物救助农场,跟随一位瘟疫医生穿越布拉格,然后在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参加歌曲创作会。
 
Airbnb裁员后,很多人都想知道,Airbnb的体验业务“Experiences”是否也会被搁置,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Airbnb在亏损。今年1月,它在1000个城市举行了5万次体验。在疫情蔓延期间,该部门被关闭,后来进行了转型,只提供一小部分在线服务。如今,它提供700个虚拟体验,在过去的五个月里产生了200万美元的预订量。目前,有70多个国家已经恢复了线下体验,不过对团队规模有限制。
 
波士顿大学的Mody说:“如果他们完全放弃这项业务,我会很惊讶,他们不想只是一家房屋租赁公司。旅行是一场完整的体验,他们想在其中发挥作用。”

相关客户案例查看更多